? 一个写不出的字成了“网红”字 华中野战军_米皮网_科技网站_http://www.hgsh0088.com 日博吧_日博手机备用网址_日博官方

一个写不出的字成了“网红”字

2019-11-10 17:20 来源:未知

  外地朋友不信,但德清人信。最近,《德清新闻》一条“新市古镇多了面方言文化墙”的新闻引起广泛关注。其中,新闻中出现了一个“jiá”字,几乎无人认识。但是,这个字在德清人中,个个不离口,人人每天说,随时随地都会脱口说出一个“jiá”字。说某某人真聪明,就说“真jiá”;评点某人很有能力,就说是个“jiá人”。

  由于这个字说的多,见的少,所以,当有人写出一个“jiá”字公开亮相,一下子火了。原因就在于这个不认识的字,却又是我们最应该熟悉的字。这个“jiá”字是写对了,还是写错了,人们普遍搞不灵清。以至于新闻中提到一位老者,拿出《康熙字典》和《简明吴方言词典》来较真,“jiá”字该如何如何写。笔者也仿佛第一次见到,或者说曾经读到过,因为难得一见,早就忘了。

  有道是,“字jiá人弗jiá”。要在电脑上打出这个“jiá”字,怎么也打不出来,无论用微软拼音,还是智能ABC,抑或极品五笔,打了半天也没找到这个字。是啊,该如何打出来?问题也恰恰在这儿。如果就连“jiá”字也失传了,你说,今天的人称得上“jiá”还是“弗jiá”?

  “jiá”字究竟该如何写?笔者当然也搞不灵清。为什么这个使用频率如此之高的字,大家不会写呢?有德清的资深语文老师认为,可能由于“jiá”这个发音,在吴语地区使用的范围并不太广,比如过了钱塘江就不大听得到了,以至于编字典的老先生也没有注意到,或轻视了这个“jiá”字。

  笔者猜想,这个字的字形一定很复杂,笔画不少,而且有点怪模怪样,只有“jiá人”会写。或许,老底子的德清读书人也会常常写到这个字,但读书人毕竟不多,一般的人识字不多,要学会写这个“jiá”字,有点难度。不像有的字,笔画虽多,不会写时就可以找来读音相似的替代字,以简代繁,比如,德清的澉山,“澉”字相对难写,干脆写成“干”字。日子久了,“干山”看着也顺了。而“jiá”这个字,就没那么幸运,用“邪”或“斜”替代,方言读音虽然有点像,但意思不太好,怕闹笑话,就干脆不写了。华中野战军

  其实,方言是一种活态文化,在口口相传中,让一代代人更容易记住本土文化,了解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曾经的过往,许多做人的道理、技艺的传承,是靠方言为媒介来传承的,有的词汇在普通话中很难找到精准的同义词,而用其他方式保留与传承又会失去“原汁原味”。所以,方言的传承很重要。

  从文化旅游的角度,方言可以作为传统文化的载体,也可以作为游客归属的象征,尤其是吴语片区的游客,甚至包括远在海外的侨胞,很容易引发共鸣。比如德清人动不动就爱说“夯不啷当”这个词,意思就是“把零零碎碎的东西全部弄在一起”。你可能想不到,“夯不啷当”会让来德清旅游的台湾朋友兴奋异常,因为他们也常把“夯不啷当”挂在口头上。原来,同宗同源的遗传密码竟然可以保留在方言之中。然而,在书面上,“夯不啷当”极少能够读到。

  很多手头上找不到的东西,当人要用的时候,可以自己想办法造一个出来。但是,文字不能自己造一个出来。华中野战军除非,你是武则天。据称,历史上只有武则天造过一个“曌”字。而后辈们总希望有老师教字,而老师的老师也不知道时,学生更是无从知晓了。如果趁着“jiá”这个网红字的热度,我们把“jiá”字搞搞清楚,将来写入德清的乡土教材,对保留乡愁,弘扬德清优秀历史文化,无疑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。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未注明"稿件来源"的内容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;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,请作者联系我们,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,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


本文地址 http://www.hgsh0088.comhttp://www.hgsh0088.com/a/zonghe/20191110/67022.html

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:米皮网_科技网站

分享到:0
?
?
?